我总想着往前走,往前走就什么都好了。

其实也不是的。

[楚路向]长锋与孤光

长锋与孤光

 

文/水镜

 

2015. 05. 22 20:39结稿于深圳家中

 

BGM:风声 - 随便是谁只要不是黄晓明

 

< 01

他们的相识古怪而又奇妙。

不,不是“相识”,应该是“都对对方有所认识”。

或者其实也不尽然。

明明是截然不同也仅仅是擦肩之交的两个相对个体。

甚至是称不上“认识”。

只是从别人或轻蔑或尖刻或心照不宣、或崇拜或仰慕或暗自嫉妒的语气中,从全校学生早操集会时相互匆匆一瞥间如擦肩而过般毫不犹豫掠过的偶然交汇中,那样“刚刚好”地在“生活”这本大部头的某一页中读到了有关于你的一段文字而已。

好像只是恰好一抬头时看到的几缕月光一样,带着习以为常的平凡,和一点点的惊异。简直是一甩头就可以挥之脑后干干净净大大咧咧忘掉的小插曲。

可还是日日夜夜都记得的,像角落里随手一丢又不小心踢开然后再懒得捡出来的废纸团,像呆呆趴在灯下残缺了一小块光线的小飞虫,细微却不无趣,就像所有生活中可爱的小细节,带着一点点微妙的甜蜜。

 

如果没有那个大雨不停的夜晚,路明非于楚子航而言不过是个“在一个惊心动魄的时间出现的并不惊心动魄的人”。

如果没有那份莫名其妙又该死的录取通知书,楚子航于路明非也不过是个“在一个并不惊心动魄的时间出现的惊心动魄的人”。

——在熟悉的岁月中并不熟悉的你。

那就也不会有后来的后来。

包括本不该举起的那把枪。

包括本不该对视的那双眼瞳。

包括本不该存在的那个四分之一协定。

包括本不该产生的那份围绕一人的欢欣悲切与妄想。

 

这该死的命运。

 

< 02

他们说他是银色的利刃是冰冷的金属反光,永远诚实直白地回应所有的友善与挑衅,做起事情来总是恰如其分不轻易逾礼越矩,做人也做得恰到好处,偏偏还逆人无完人地沉稳得好像全世界在他的心里都自有一番各得其所的安排。

在必要的时候他冲锋陷阵不要命地燃烧,他可以狂热得像个邪教教徒抓起刀来就横扫一片也可以冷淡得像永远都可望不可即的明朗月光。如果说恺撒像骄傲的王子诺诺像娇蛮的公主,那他绝对就是忠诚守护着王的将军:无须兵戈无须刀剑,他本身就是威力不可小觑的锋与刃,出鞘之时可以划破长空可以刺穿忤逆的臣下可以斩裂静默的黑夜让黎明的光毫无顾忌地蔓延铺展。

 

总有人要背负着什么的,总有人要拎着武器奔赴战场。

他知道最尖锐的也是最容易被伤害的,锋芒毕露从来就不是个什么个好主意。

可是没关系。总有个人要被人恨。

深重的恨与被恨像蔷薇与荆棘般疯狂地交错,极致的矛盾与背道而驰的叛逆和理智在他身上体现。

 

诚如熟识他的人所言,他一直是温柔的。

除却面对敌人时。

听起来有点可笑:“卡塞尔学院本部第一杀胚”和“温柔”?

就像是被剖开,他的残酷和温柔各成两个互不干涉的区域,一半给敌人,一半的三分之一随着那个女孩被埋葬,一半的另三分之一给妈妈,最后的三分之一给那个迷茫的小孩。

 

——他贴近过柔软的皮肤也触碰过坚硬的钢铁,他曾经被保护,但他现在想要保护身后的人。

于是他把自己淬炼成最坚不可摧的金属,游走在晦暗的深渊,释放心中那只咆哮不止的暴戾的雄狮。

 

< 03

即使有太多东西我无法庇护,我也仍愿意穷尽我所拥有的权力。

以长刀以直剑以仇恨以悲切以所向披靡。

——以我从始而至终的拔刀相向。

那些踌躇茫然那些嗔痴悲喜于是刹那间消弭于无形。

 

刀剑的作用从来就是在锋锐的刃上,在被滚烫的血侵蚀也不会停止的进攻上。

可是它们最终的目的只是保护。只是保护。

 

< 04

他们说他是废柴是扶不起的阿斗,永远颓疲麻木地行走在着人世间,耷拉着脑袋用生命诠释吐槽的精髓,脸上是无意识的皱巴巴像是浮着的笑容,除了《星际争霸》操作技能满点和某种爬行类远古生物血液纯度远远高于其他人以外再无别的优点,他的人生几乎就是个槽,被无数人吐过,并且还会有更多人继续吐下去。

然而无人愿意去接近他也无人愿意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他的接近,他像个盛宴中被讲述的、并不好笑的笑话,尴尬且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可他偏偏是那个S级。

于是他的生命中有了那个女孩、那个男孩、那些人(某种程度上是的)和更多更多。

 

为什么要遮挡视线?

为什么要捂紧双耳?

为什么要逃避开口?

为什么要废去双手?

为什么要禁锢步伐?

无数的王死在他们的王座上,而他选择了束缚自己所有的权与力,于宝座上安静地封闭在为自己织就的密实的茧中并将这样度过一生。

纵使孤身一人。

 

但若是这样轻易就可以摆脱得了的话,那命运也就不叫命运,可以改名成“容易摆脱的东西”、“一点都不难缠的东西”、“完全不像命运的东西”或者之类的什么了。

于是作为S级的衰仔也依旧按着命运既定的轨道慢吞吞地行走,一派的纯然无害。

那个女孩也好那个男孩也罢,都不需要知道。疼痛与疯癫,罪恶与恨意,都不要看见。

 

——他质疑过生命的存在也亲吻过死神的面颊,他曾经是废柴,但他现在想要成为屠龙的骑士。

于是他一次次以生命交换权与力,拥抱贪婪的恶魔,提起七宗罪讨伐敢于挑战君主威严的进犯者。

 

< 05

即使有太多东西我无法挽回,我也仍愿意支付我所需要的代价。

以鲜血以枯骨以迷惘以绝望以摧枯拉朽。

——以我从未做到过的勇往直前。

那些慌乱无措那些欢怒哀乐于是一瞬间升腾于寂灭。

 

月夜里所有的光都是在等待黎明后而天亮,等待与所期待的相触点燃而焚灭。

也许它们最初的原因只是孤独。只是孤独。

 

< 06

未来是你们的,都是。

连带着所有的师妹都是你们的。

 

不要死啊!师兄。

不要死!我朋友不多的……

 

< 07

那时候楚子航一边一本正经地说着琼瑶剧的念白一边任沥青色的粘稠血液流淌滴落,那时候路明非一边狠狠擦掉糊了满脸的泪水一边扛着受伤的人迎着遥远的光一步步艰难前行。

 

END

 

<碎碎念>与其说是CP向还不如说是剖白的东西,改了无数次,每次只能憋出一两句还要回头改动字,结果到最后还是这么个不成形的鬼东西,懒得再改了。

算是交了党费。

虽然我连入团的年龄都没到2333

以及,有人发现这篇文里面全是对称咩?

 

评论
热度(27)
© 栖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