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想着往前走,往前走就什么都好了。

其实也不是的。

[楚路]恋爱最高形式

老文了,今天才发现它莫名其妙成了仅自己可见,不知道咋整,于是重发出来权作补全了。期末复习的时候我也是闲居然重看回它。 

恋爱最高形式

文/水镜

2015.06.01 23:29结稿于深圳家中

正文

他们一进门就开始亲吻,舌头和舌头相互抵着,像一场最原始的角力,纯粹的空手相迎与争斗,虽来得猝不及防却又都似有所感。于是不谋而合。

楚子航的母亲和朋友出门逛街了,并且晚上也不打算回来的样子,佟姨回家了。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此情此景。

路明非的肩胛硌在卧室的门板上,但情到浓时连这隐隐的疼痛似乎都可以成为满溢的甜蜜,那种酸而饱胀的感觉快要从他心里涌出来直至淹没灭顶。想死死抓住眼前的人再不放手,一起被潮水般...

【楚路】补全的lof楚路文作品整理

不分顺序

该lo是为了补全一个妹子的整理[地址:http://snowydusk.lofter.com/post/1d07df21_79c129b

白日沉没(该作者已删lof,作品系转载)

《I see you in the backseat》http://xuyoufei.lofter.com/post/23f5d7_c90d6a


徐匪

《摸个鱼》http://xuyoufei.lofter.com/post/23f5d7_fb8cac

《BE三十题》http://xuyoufei.lofter.com/post/23f5d7_8f60b8

《战争三十题》http...

只是个段子

只是个段子

 

“……你把手伸过来。”路明非开始沉默,半晌才吐出这句话。他的眼神没有放在距离他几步远的芬格尔身上,他看着自己的脚尖,从脏兮兮得看不出原色的白布鞋到Corthay的bespoke皮鞋,再是现在的赤着脚。

可惜再好的皮鞋也穿不起了。路明非垂着眼皮,垂着手,像待检阅的战时美国士兵,懒懒散散。不适合跑步的鞋被他踢到一旁。

芬格尔突然安静下来,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路明非的安静,这个路明非让他觉得陌生。他强打起精神说着烂话又把手摊开伸出来:“啊哈哈废柴师弟虽然你长得是挺楚楚可怜的我也有自己很帅很霸气的自觉但是相信我你师兄真的只对软妹子感兴趣啊……”他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像垂死挣...

[楚路]故事

[楚路]故事


文/水镜


2015.06.30 00:00于深圳


前传


你观察过一个人吗?

你切身体会到过他的孤独吗?

你看着他在人群中,一脸的茫然和落寞,如同在空旷的舞台中央被黯淡的灯光打到的独舞者,猝不及防地接近,然后看到那个人的所有喜怒悲欢。

所谓孤独。

被观察者如是,窥视者亦如是。

龙女,杀胚,衰仔都如是。


卡塞尔学院的导师强调血之哀,告诉所有人他们是孤独的。所有能够给予的,不过微不足道的勇敢。所有能够汲取的,不过不值一提的温暖。

我们所能做到的,不过抱团取暖。

即使我们都是相同的。


于是忍不住去接近,忍不住去伸出一只手让那个人看到同样孤...

[楚路]虐梗十五题

虐梗十五题


题/水镜


2015.06.12 23:14结稿于深圳家中


1.张扬笑着的诺诺


2.忘不去的小龙女


3.数不清停不下的暴血


4.尼德霍格与绝望


5.亲手钉入你心脏的剑


6.只能看见背影的追逐


7.擅自妄想的远方


8.回忆里的声姿


9.彼此间无法触及的过去


10.迷雾里刀光和命运的交锋


11.从未给予的接近的机会


12.卖去的命和葬入墓冢...

[楚路]暮暮朝朝

暮暮朝朝

文/水镜

2015.05.25 00:49结稿于深圳家中

BGM:一眼云烟 - 回音

< 00

犹记故人,几经风月。

< 01

天空上白云,仍在奔跑。像永远走马灯般回旋的回忆。

他从未觉得自己能够忘记。

笑话,要怎么忘得掉。

那些暮暮朝朝,怎么又忘得掉。

< 02

刀锋刺进皮肤划开血肉以及剔骨之声......

回忆尽头撕裂的风声......

也许还有不知名生物的嘶吼声?

太熟悉了,简直像真正经历过一样。

可是他知道曾经无比熟悉这些声音的人是谁。

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坚毅而生硬,执着刀,总是淡淡的,不怎么说话,字...

[楚路向]长锋与孤光

长锋与孤光


文/水镜


2015. 05. 22 20:39结稿于深圳家中


BGM:风声 - 随便是谁只要不是黄晓明


< 01

他们的相识古怪而又奇妙。

不,不是“相识”,应该是“都对对方有所认识”。

或者其实也不尽然。

明明是截然不同也仅仅是擦肩之交的两个相对个体。

甚至是称不上“认识”。

只是从别人或轻蔑或尖刻或心照不宣、或崇拜或仰慕或暗自嫉妒的语气中,从全校学生早操集会时相互匆匆一瞥间如擦肩而过般毫不犹豫掠过的偶然交汇中,那样“刚刚好”地在“生活”这本大部头的某一页中读到了有关于你的一段文字而已。

好像只是...

[楚路]写手傲娇试炼 — 月色真美四题

|写手傲娇试炼 — 月色真美四题|

 

1. 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

“路明非,我已经向诺玛申请同居了。”

“呐,小恶魔,帮我搞定诺玛什么的,没问题吧?”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路明非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原来他这么爱小龙女。

 

3. 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没关系的师兄,举起你的刀吧。”

他打败了尼德霍格,他打败了绝望。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

“路明非……还是尼德霍...

© 栖原 | Powered by LOFTER